企业文化
pk10官网是多少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广东快乐十分 六公司极目克地坝陵河特大桥识风流

作者:白延辉 时间:2015-05-06 浏览次数:  【字体:

峰峦叠翠,五彩斑斓,美丽的黔西南天然胜景。

这里是旅游的天堂,却是筑路的地狱。

被国际工程界视为“施工禁区”的喀斯特地貌,桥隧比例高达86.8%以上,光这两个先天条件,便足以让无数筑路人望而却步。

然而,二十局六公司的筑路大军来了,来得义无反顾。他们驻扎在黔西南的大山深处,凿隧架桥,尝尽世间百态。如今,一晃近五年过去了,期间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或感人或沉重的人和事,他们与克地坝陵河特大桥同在,他们的故事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施工纪实。

那些用生命与时间赛跑的人

从黄果树景区出发,水黄公路两侧山峦起伏,有零星的布依族村寨散落于山间的田畴绿野,青瓦白墙的层楼叠院笼罩在云雾中,犹如置身仙境一般。车行二十多分钟,能看到公路上空一座气势恢宏的桥梁横跨峡谷,巨大的T型悬灌桥梁两两相连,如同展臂高呼的巨人并排而立,蔚为壮观。

这就是有着沪昆高铁 “第一高桥”之称的克地坝陵河特大桥。

由于崇山峻岭、征地拆迁与线路改迁的阻隔,5年的施工工期,直到2012年12月底才拿到施工图纸,这给六公司沪昆项目施工留下的空间和时间所剩无几。项目总工常得胜按照2015年5月份完成架梁线路畅通的关门工期计算,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的实际施工时间不到两年半。

施工,设计院图纸不到位,不能擅自开工;等待,工期不允许,怎么办?

“想干事就一定有办法,不想干事就总是有理由。”常得胜一连几天在现场观察琢磨,“沪昆项目对六公司太重要了,容不得一点马虎,桥梁现在不能架,但我们可以做其他的!”

“兵分两路,一路征地拆迁,搞临建,做防护网,一路去设计院跑图纸。”就这样,一场“快速上场、快速展开、以快取胜”的攻坚战风风火火地打响了。

在项目副书记王恩灿办公桌对面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征地进度表,详细注明了征地地名、征地情况等信息,时时关注每一块征地的进展情况。

面对被戏称为“天下第一难”的征地拆迁,面对高达2000多万的征地拆迁工作量,王恩灿和他的征拆团队不等不靠,用实际行动道出了他们一路走来的故事。

“老百姓存在抵触情绪是正常的,能够理解,只要我们多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去想问题,对他们的难处和不易感同身受,就一定能完成这项任务。”王恩灿带领他的征拆团队深入到少数民族乡镇街道办事处和村组做宣传疏导工作,白天不行晚上去,一次不行多次去,一人不行多人去,孩子思想做不通、做老人的工作,直到做通为止。

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王恩灿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就像一颗行走在工地上的陀螺,总是不停地在工地上转,承受着拆迁协调过程中来自四面八方抽来的“皮鞭”。但他在人群面前总是乐呵呵的,偶尔还会哼几句小曲。一次,他爱人来工地看他,见他由于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喝酒导致眼底又一次出血,桌上摆放着贵阳眼科医院的检查报告,以及报告上医生的建议:戒酒,否则有失明危险!就忍不住责问他,“你身体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可高兴的?”他说,“穷开心嘛”。在王恩灿和他的征拆团队努力下,终于圆满完成了征拆任务,为后续工作的顺利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中国有句俗话叫“天无绝人之路”,西方有句格言说“当上帝关上了你所有的门,总会给你留一扇窗户。”

胜利往往就在于“再想想办法,再坚持一下”。

晚饭后,别的部门大部分都下班做自己的事去了,唯独项目部工程部的七八个小伙却在埋头加班,手指敲击键盘的滴答声,就像一曲协奏曲,装点着安静的空间,直到午夜。

自2010年10月上场以来,沪昆项目部工程部每天都上演这样的情景。“‘黑脸’老常不走,我们谁敢走?”一名技术员理所当然地说。

来自内蒙的常得胜只有30多岁,头发却日渐稀疏,他面带疲倦,一手拎着公文包,脊背向前微佝,低着头,永远行色匆匆。他为人严厉,只认事不认人,为工作“得罪”了不少人。

“我们承揽了14座桥梁,10座隧道,4.337km的区间路基以及关岭站场工程等施工任务,总投资27.7亿。而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是这些施工任务中技术难点最多,安全风险最大的。”为赶工期,常得胜从工程进度入手,倒排工期,制成图纸贴在床头,对每项工作每个节点的负责人、质量标准及奖罚措施进行了详细布置,谁若触犯制度绝不留情,追责问效,并下发“黑旗”,被人戏称为“沪昆项目黑旗军规”!

常得胜的生活经常是“两点一线”——项目部和工地,这“两点一线”一点都不简单,充满了挑战,从第一工程队到第十工程队,转一遍工地,就得整整一天。他经常是白天看现场,晚上坐下来开会,然后加班到凌晨两三点,赶快眯一下,第二天接着跑现场。

克地坝陵河特大桥图纸没下来那会儿,常得胜还得三天两头主动往成都设计院跑,成了那里的“常客”。“感觉精神状态大不如前,以前爱打篮球,身体很棒。”常得胜说。现在,他渐渐失去的不仅仅是篮球这个爱好,还有生龙活虎和一头曾经茂密的头发。

“责任重于能力,意志创造奇迹。”常得胜在沪昆客专贵州段项目施工中一鸣惊人,他用一流的工程质量、良好的企业信誉和真诚的合作精神,赢得了业主的信赖。他的付出,为项目斩获全线挂牌、开工、信用评价等13项第一和3个绿牌,立下了汗马功劳。

那些在地质“百慕大”上争先创誉的事

一个项目,2年多的施工时间里先后总结出5项科技成果和2项新工法,发表论文30多篇,还与长安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院校针对喀斯特地貌区高铁施工联合开展多项课题研究。

究竟是什么样的项目才能汇聚如此多的科技成果?

还是克地坝陵河特大桥!一座被戏称为“靠科技堆出来的桥梁”。

虽然它全长仅525.7米,主墩却高达104米,为沪昆高铁第一高墩,而主跨168米,又在国内高铁连续刚构梁跨度中排名第一。

当这些“第一”都集中在一座桥之上时,施工中各路“拦路虎”便接连跳出来施威。大桥施工技术负责人李帅介绍,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施工主要面临四大技术难题:喀斯特地貌区大直径桩基施工技术、高桥墩液压爬模施工技术、高铁大跨度连续梁线性监控技术和移动式贝雷梁现浇T梁施工技术。

面对国内罕见的施工挑战,二十局集团六公司调集精兵强将,紧紧抓住科技创新这个利器,展开攻坚克难。

曾经转战广清、广州西二环、东新、博深高速项目的李帅,被领导委以重任,主管该桥的技术施工。决战决胜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意义重大,成败关系着沪昆高铁能否如期顺利通车,在这里蹲点包队的李帅却说,“难度大,要辩证地看,它既是挑战,也是机会。”

 “要让墩高104米,体重达数百万吨的混凝土巨人站在深谷里纹丝不动,首先必须攻克喀斯特地貌区大直径桩基施工技术难题!”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的最大桩基深度达65米,孔径达2.5米,在国内类似工程中前所未有。面对喀斯特地貌区复杂的地质情况,李帅带领技术人员“以变应变”,针对不同地质特点采取不同技术措施,不仅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完成全部桩基施工,还总结出了一整套喀斯特地貌区大孔径桩基施工方案。

身高176cm,体重不足110斤的李帅,犯有严重的胃病。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砂锅,专门用来熬制中药,但这显然作用不大,他的胃病,一边在调理,一边又在破坏。“梦想只要持久,就能成为现实。”从前期总体施组的编制,13个拌合站验收资料的整理,到蹲点包队全权负责大桥的技术指导,他天天加班,凌晨又出去巡夜,早上一上班,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现场又出现了他的身影,像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铁人”。

项目经理武群虎称赞说,“不管啥时候去工地,都能看到李帅的身影,不管问有关坝陵河的什么问题,李帅都能了然于心。有他在,我放心。”

“工期太紧,没有一点喘息的时间!”如今功成身退的李帅,回忆起当时攻坚克难的场景,仍记忆犹新,“刚刚攻克桩基施工技术难题,如何解决大体积承台施工的混凝土温度控制又成了当务之急!”克地坝陵河特大桥2号桥墩承台体积达3700方,3号承台体积为3900方,必须连续浇筑72小时。李帅审时度势,集中附近所有罐车,并同时启动了两座拌合站来确保砼供应,现场技术人员分成三班轮流监控,昼夜不停地指导现场工人,为防止因温度过高造成开裂,影响工程质量,李帅和技术人员大胆创新,采取预埋冷却水管的方式,通过内部水循环来降低混凝土芯部温度,一举解决了难题,来参加观摩会的同行为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谈到大桥建设,李帅神采奕奕。说到回家,则愧疚万分,他自己调侃,“回家是出差,到工地才是回家。”修建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的五年来,李帅回家的次数一把手都能数清,当初离家奔赴工地的时候,女儿还在襁褓中,一转眼,女儿早已会喊爸爸,会走路,会上学了。

2015年4月9日,随着最后一片梁浇筑成功,在历经859个日夜的艰苦奋战后,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终于迎来了合龙的时刻,六公司沪昆项目部数百名建设者亲眼见证了这座大桥横越峡谷,穿越喀斯特,奔向高铁时代!而那些逝去的青春岁月,那些擦掉的汗与泪,那些百转千回一路向前的精神,那些在地质“百慕大”上争先创优的事,克地坝陵河特大桥将一并铭记。

那些在英雄背后沉默的大多数

在一个项目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在群体中并不起眼,在整个项目这个大舞台上也只是个小角色并不重要。在领导眼中,可能并不认识他们,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每次迎检都站在最后排,每次大会都没资格发言;在同事眼中,他们也并没多大存在感,甚至可有可无。这些小角色可以称之为——沉默的大多数。

他们是英雄的陪衬,是领导的陪衬,却是克地坝陵河特大桥一砖一瓦的真正缔造者。

世人皆知蜀道难,哪知沪昆路更险。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施工地点位于垂直落差达200多米的V型深谷中,不仅地质条件复杂,施工场地狭窄。尤其是位于水黄公路上方80多米高边坡上的1号墩,因地势陡峭并存在大量滑坡体、浮石及不稳定孤石,近乎无法修筑便道。

然而,假如你行走在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施工现场,就是那些随处可见的最不起眼的,被岁月压弯脊背,用汗水拼搏换取一份收入的工人,就是他们用双手,用肩膀硬生生凿出一条堪比“华山险道”的施工便道,保证了大桥的如期合龙。

“太不容易了,我们的工人嫌戴手套妨碍绑扎速度,宁愿赤裸着手干活。”李帅回忆起雨季工人们赶工期的情景,忍不住眼角湿润,“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是架梁线路的关键所在,巨大的工期压力催着他们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大干快上!”

负责焊接的工人们在钢筋上点出一串串火花,他们穿着不太干净的衣服,一个个粘满灰尘的头发,仍然自由自在地行走于每个角落——需要他们的角落,因为那里有他维持生活的工作,不算满意,至少是一份安稳。他们不争不悲,想着在这座桥上留下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调侃:在克地坝陵河特大桥的春天,唯一能看到的花就是他们手中的焊花!

看守炸药的老令,这是第几个年头没有回家了?每年他都是留守人员,每年他的库房门脸上总爱整副对联:“逢山修得万里路,遇水架起幸福桥。”老令善饮,三杯酒下肚:“兄弟,人要知足,要有心劲……”在修筑坝陵河特大桥的日子里,他一个人远离施工驻地,但过得有滋有味:收音机、电视机样样俱全,闲来无事就在屋里用旧报纸练练毛笔字。老令确实很知足,也很有心劲,尽管他是沉默的大多数,尽管没几个人能记起他,但他为大桥的建设尽了一份力所能及的力量。

“每当夕阳西下,桥下的村寨升起炊烟的时候,布依族老人老郭就会赶着他的水牛下地归来,遇到工地上的技术员,总忍不住问声:啥时候通车吆?”现场技术员小申说的这一段话蛮有意境,却包含着沉甸甸的责任。两年多来的日夜中,他不舍昼夜地盯着大桥的施工现场,把一次次安全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为了只是老乡的一句“啥时候通车吆?”

在学校抱着药罐子的小张,常年小病不断。然而,在克地坝陵河特大桥锻炼了四年,不仅变成了体魄强健的硬汉,更成长为一名技术能手。每次浇筑混凝土,他都盯在现场,哪怕拌合站耽误一分一秒,他都会在电话里大呼小叫,“只要不打完混凝土,谁也别想吃饭!”,大家拿这个“年轻气盛”的技术员无可奈何。

“这个项目拼的不仅仅是施工组织,更是拼信心,拼意志,大家都是咬着牙坚持下来的!”担负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施工的第九工程队队长张峰说起和大家一起拼搏的场景感慨万千,“就是靠着每一个参建员工不抛弃不放弃的态度,我们才能把这么急、这么难的项目干下来,而且干的漂亮!” 坝陵河大桥工班组被贵州总工会评为贵州工人先锋号,这是业主对大桥工程质量、工程进度及现场组织管理中的最高奖励。

“不作人间第二流,龙腾沪昆扬威名”,激荡澎湃的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攻坚战如今以安全优质高效完美收官,巨大的T型桥梁横亘在黔贵大地的崇山峻岭之间,深情地凝望着昔日建设者们远去的背影,无声地诉说着,曾经有那样一群人,甚至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只记得他们劳动时最为朴实的表情,他们曾守护、在意、付出、奋斗过,尽管他们已与我们相去甚远,读着他们,我们感到恍若隔世,抚摸大桥,我们常常浩叹不已,克地坝陵河特大桥“智造”密码里,他们是最不容忽视的一环!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